野外作业婚姻恋爱题材小品剧本;相亲记

http://za29.cn/2020-05-22 20:03:43

野外作业婚姻恋爱题材小品剧本;相亲记

人物:风华——XX工程建设公司项目部技术员(常年野外工作)

吴静 ——风华的相亲对象

启幕:

人民公园,湖边,假山旁,一张长椅子

风:(哼歌:工地欢迎你。歌词:工地大门常打开,就是没有假期. 拥抱过泥就有神气,你会爱上这里. 质量第一安全第一,请你要牢记. 工地欢迎你,为你修路平地,工棚里的空气充满着朝气. 工地欢迎你,在太阳下从不休息.在黄土地挥洒激情。)昨天下午,我妈打电话拿命逼我回家相亲,实在是没有办法。我只好请了两天相亲假,连夜赶回家。刚到家我妈大清早就把我赶了出来,说是那对象约我在人民公园湖边假山见面,还硬塞给我2支自家生产的玫瑰,让我当面送给……,我一个大男人干这事,你说咋好意思?

风:(坐在长椅上四处张望,)大清早人都没有几个,我估计那对象一时半会也不会到,还是趁这时睡会觉。(说完便开始闭着眼睛睡觉,注意睡觉时可以随意变换睡姿)

吴静出场

吴:本人芳龄28,至今都不曾找婆家,我不慌,我妈慌,大清早把我赶出来,为啥?相亲呗。哎,凭我这长相,凭我才干,咋就沦为“剩女”呢,还靠老掉牙的相亲找对象。这世道太没商量。(边说边坐在风华睡觉的那个长椅上,由于没有看长椅,便坐在风华的腿上。此时风华注意自己的睡姿是侧躺睡)

风华感觉不对,惊醒看到一个姑娘坐在他腿上。

风:哎呀!这重量还不轻嘛, 坐我腿上了。

吴:大清早的,鬼才会坐你腿上。

风:你看看你坐的……。

吴:(纳闷,向下看去低估道)看就看。(风华怀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姑娘,吴静眼神最后落在座位下方看到自己坐在一双腿上,眼神再向上移去,结果看到风华一副坏笑的神情,注意2人的表情)

风:姑娘,你看够了吧?这人肉坐垫坐着是不是特舒服,不想下来,那就再借你坐坐?(吴的反应是立即从风华腿上跳起来,然后急忙说道)

吴:谁稀罕坐你腿上,是你自己大清早跑到这里……睡觉也不找个地方,活该!

风:姑娘,我常年在深山里搞工程,睡觉从来不看地方,你是在骂我吗?

吴:哦,搞了半天你是个修路的,难怪像个野人。(悄声对着观众说“都说搞工程是野人,以前我半信半疑,不过看了这人我就百分之百的相信了)

风:你骂谁是野人呢?你扰人清梦不说,还一屁股坐我腿上,不道歉也就罢了,还反骂我是野人,有你这种人吗?

吴:吵什么吵!难怪别人说搞工程的男人是野人,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哼

风:我是野人。成天和黄土、钢筋水泥打交道,风里来雨里去,搞得30岁就有40岁的老脸。工程抓的紧,衣服十天半月洗一次,山里交通不便,几个月才进城一次。说实在的,我都觉得自己像野人,一个大学生至今媳妇都没娶上。哎,野人就野人,我这模样也不至于影响市容吧。

吴:嘿,自己都说自己是野人,还怪我骂你,

风:我是野人又咋了?搞工程的上对的起国家下对的起百姓,更对的起自己良心。不像有些人人模人样的,其实内心之肮脏。

吴:你骂谁内心肮脏!你大清早就在公园横尸,还说我的不对,有你这样的人吗。

风:你以为我想大清早就在这里睡觉呀。前几天下大雨,山洪暴发,我们项目部组织人员抢险,我两天一夜没睡觉,昨下午刚准备休息,我妈就打电话逼我回家相亲,连夜赶了十多个小时的车,上车后就开始担心工地上的事情,不停的接打电话,一夜都没有安心睡个觉。今早刚到家,我妈就把我赶出门来着等候相亲。这不,对象还没有到,我又困的慌,所以就睡着了。

吴:(笑声)你就不知道让你妈通知那对象另约时间?说你是怪胎你还偏不高兴。

风:我也想来呀,不过第一次相亲,说什么也得准时。我只有2天的假期,还急着回工地呢。

吴:(突然想起了什么)你说你是来相亲的?(自语)我来这里不也是相亲吗?

风:我是来相亲,这里就是约会地点,你给个方便好吗?

吴:好像我妈也说让我在公园湖边假山和那对象见面,那对象叫风华,莫非。。。。。。?不会这么巧吧!(自语)

吴:野人,你叫什么名呀?

风:别野人野人的叫,我是有名有姓的,我叫风华,风华正茂的风,风华正茂的华。

吴:#from 本文来自九象www.9xwang.com,全国最大的免费范文网 end#啊……不会这么巧吧!(发呆)

风:姑娘是叫什么名呢?(吴静没有反应,风华在他面前挥手)姑娘?

吴:恩(反应迟钝),我叫吴静

风:我说吴静,你大清早跑这里做什么?

吴:我……我……相亲(有点魂不守舍)

风:相亲?你也是来相亲?(风华对着吴静说,很疑惑)

风、吴:难道是你!(2秒钟,吴静害羞的转过身去,风华也转过身去嘀咕道“这下没有戏了,也好,这样的媳妇我也不敢娶回家)

吴:(吴静转过身,风华还在嘀咕)喂(风华没有反应)喂!(风华转过身一副笑脸相迎)我说野人,既然来了,那我们也要装装样子谈谈。

风:行,随便谈!反正我已准备好接受最后的宣判。

吴:(大笑)谁宣判你,我俩谈谈,回去至少好有个交代。

风:开始吧,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偏过头嘀咕道:还回去交代,回去就等着我妈的终极宣判)

吴:那我问你,你有责任心吗?

风:工程要求的是责任终身制。假如我所负责的工程出事了,很可能就要身陷囹圄。你想,这种环境中培养出来的男人,能没有很强的责任心吗?幸福本来是终身制,把你的终生的幸福托付我,我保证你不用买离婚保险也能按期收税。

吴:我听说搞工程的男人粗线条,不怎么懂得浪漫。

风:谁说的!常言不是说“建筑是一种艺术”吗,虽说道桥没登上艺术大雅之堂,那也住在艺术殿堂的隔壁,也懂时不时来点意料之外的浪漫。等我们XX合同段XX大桥竣工时,说不定我深夜赶回家带你出现在那座美丽的桥梁上。等夜深人静时,我背你上山看星星去。

吴:我听起来怎么就觉得恐怖。

风:恐怖是恐怖,不过也浪漫吗。

吴:你叫风华吧,怎么看也没有觉得你风华?

风:虽说我不是风华绝代,也不是体态优雅。我长期在工地上班,在黄土地上奔跑,脚上的功夫那是练到了家。你逛街的时候可以尽情的逛,你走不动,我背着你再环城逛,直到你喊停为止。还有我长期在野外,买瓶矿泉水都要走几公里山路,所以每月工资我基本不动,我保证以后按时上交国库,你想怎么支付就怎么支付。

吴:我同事的老公是搞工程的,她经常向我们抱怨,说他老公像木头,你呢?(嘀咕道怎么他倒像滑板呢?)

风:我们搞工程的男人一般都比较含蓄,你想我们整天面对的是图纸,,冰冷的钢筋水泥,自然不会有很好的表达能力,所以一般吵架你们是女王,我们是奴隶。不过你非要我开口,我也会,大不了我告诉你“我回工地去,等你气消了我再给你打电话”。

吴:搞工程长期在野外,弄得家不像家。要是你成家了,你准备换工作吗?

风:像我这种30岁没有媳妇的人工地上还有一大批。我们也想在家守着父母陪着老婆孩子过日子,但选了这行,肩上就承担了责任,也就多了牵挂。虽说我们工作的环境十分艰苦,忙忙碌碌到头也没有像样的事业,但看到一条条高速公路架起时,看着山里人过上好日子时,我的心是甜甜的。只是我们亏欠家人的太多。我父亲也是搞工程的,我不但要继承父业而且要发扬下去。小品剧本

吴:那你想找个什么样子的媳妇?(注意面部表情)

风:我的要求不高,能上厅堂能下厨房,脾气暴躁没什么,重要的是不能嫌弃我是搞工程的,要支持我的工作,不过我也会时常以媳妇为中心。

吴:你的要求还不高。

风:对别人来说是高,但对你来一点都不高。

吴:明天你上我家来吃饭吧!我请客。(吴静说完便起身离开)

风:你别走呀,我还没说完呢!(风华便起身去追吴静,谁知忘记了自带的玫瑰花)

吴:(转过身看向风华,发现椅子角边的玫瑰花)你的花?

风:(转过身向花走去边走边拍后脑勺)我咋把这花给忘记了?(拿过花双手递到吴面前)这花是给你的,

吴:(接过花,害羞)你这花是哪里来的?

风:(一脸不好意思)我们家自己种的,我妈摘了让我送你。

吴:(听完风华的话,吴静把花砸向风华的怀里)你可真是个笨蛋!(说完便跑了)

风:(一脸诧异和疑惑站在那里,2秒钟回神后)别跑,你别跑呀,你还没有回答我当我媳妇行不行?

吴:(笑)明天吧!记得明天到我家吃饭呀!(跑远)

风:(摸着头……突然豁然开朗)等等我,等等我,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家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