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制乐器的粤曲“发烧友”

http://za29.cn/2020-06-27 18:26:09

  粤曲对于老一辈的广东人来说,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魅力。我市有不少粤曲“发烧友”,常利用业余时间聚集到一起,带上二胡、扬琴、笛子等乐器,走到公园或街头为观众免费演奏、切磋技艺。他们当中还有人自己钻研制作高胡、二胡、扬琴等乐器,完全融入粤曲演奏这门艺术中。近日,记者走访了几位乐器制作“门外汉”,体会他们在乐器制作过程中的酸甜苦辣。

他自制了20多把高胡

  三十多年前,在一间简朴的民居里,几名粤曲爱好者手持乐器,与一部老式手摇留声机发出的旋律一起合奏着。优美的音乐声使他们如痴如醉,然而那位摇了半天留声机的小男孩却感到有些累了:“爸爸,我想出去玩会儿。”“不行,继续摇!”正起劲敲打扬琴的父亲没有答应儿子的请求。那位小男孩便是梁宇,现为茂名市社区曲艺家协会会长。

  受到父亲的影响,梁宇从小就对高胡、扬琴等乐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尤其是高胡那悠扬清亮的音律深深地吸引着他。然而,那时他的家境并不富裕,要想买一件自己喜欢的乐器简直是一种奢望。

  “为什么不自己制作乐器呢?”当年只有十三岁的梁宇有一天在打米做饭时,望着那个类似高胡“共鸣箱”的木制打米筒突发奇想。第二天,他便从农田里捉了几只大田鸡,将田鸡皮代替蛇皮制作高胡的发音皮,用木制米筒做共鸣箱,再收集被大人废弃的高胡零件,就这样开始“研制”起高胡来。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一个有模有样的高胡居然被做出来了,这让梁宇兴奋不已,每天都要在那五音不全的高胡上“倾情演奏”。父亲见此情景,不禁开玩笑道:“你怎么拉得像杀鸡似的!”

  从此,梁宇便沉迷于高胡演奏和制作,他不仅向当时村中有名的梁培韵、梁帝森等高胡大师虚心请教高胡演奏技巧,还向广州著名高胡制作大师陆全等拜师学艺。1975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梁宇也到了农场工作。每天干完活,梁宇悠扬的高胡声总能让场友忘记一天的疲劳,而他所制作的高胡更是让场友惊叹不已!一些女知青还渐渐对这位才华出众的小伙子产生了爱慕,有的甚至为他洗衣打饭,暗送秋波……回忆起那段快乐的时光,梁宇仿佛又年轻了几岁。

  如今,梁宇再也不用田鸡皮充当蛇皮了。他告诉记者:“一张价值上千元的蛇皮只能取中间的四块,一不小心,蛇皮就会爆裂。因此,制作高胡最难的就是蒙皮技术。”现在,梁宇已制作出20多把高胡,他曾带着他自制的高胡参加市群众艺术馆组织的“群乐杯”器乐独奏、合奏大赛;到茂名影剧院、茂石化职工文化中心等地演出;与曲艺团的“发烧友”们到永久桥头为市民演奏……正如梁宇所说,用自己亲手制作的乐器演奏,会有一种自豪和满足感,从而使自已完全融入到奥妙的粤曲世界中去。

首创树脂高胡

  听说袂花镇有位粤曲“发烧友”首创树脂高胡,别具一格,经久耐用,记者顿时产生一睹为快的念头。近日,记者来到袂花镇新中路永华烛业机械厂,有幸见到了这位远近闻名的发明者——陈永旺。陈师傅身材瘦削,笑容和蔼,那副大框眼镜折射出知识分子智慧的光芒。令记者叹为观止的是,他那间蜡烛机械厂里的大部分机械和蜡烛模具竟由他一手制造!陈师傅笑着告诉记者,制造树脂高胡,与他自身手艺和机械厂的工具是分不开的。

  陈师傅沉迷于粤曲,是从2003年开始的。那时,他应朋友之邀到电白水东七迳曲艺社欣赏粤曲。演唱者那柔婉圆润的唱腔和各种乐器合奏发出如天籁般的音乐声深深吸引着他,尤其是高胡那高旷悠远的音律更是让他着迷。为学好高胡演奏,他在墙壁、床头等地方都贴满了乐谱,并虚心向广西曲艺家协会主席邱瑰莹等著名曲艺家学习高胡演奏技艺。他还不惜花上万元到湛江、广州等地购置扬琴、高胡、中弦等乐器,组织成立了袂花曲艺团,自由地驰骋在他的粤曲世界中。

  然而,陈师傅渐渐发现,虽然他买的高胡价格不扉,但容易损坏,用久了木质共鸣箱还易变形。于是,有着机械制造技术的他决定自己制作高胡。但用什么材料才能使高胡更为坚固耐用呢?陈师傅陷入了苦思。直到有一天,他经过乙烯收购站时,发现收购站外被丢弃的一堆粗大的高压绝缘棒。这些绝缘棒是由环氧树脂材料制成,材质非常坚硬。他欣喜不已,立即将这些“宝贝”带回蜡烛机械厂,经过电动工具加工,很快就制成高胡的共鸣箱,配以高胡的其他零件,还在胡柄上方雕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龙头……用树脂制成的高胡,音色更为清脆柔美,富于表现力。他的这一奇创,让许多粤曲“发烧友”都赞叹不已!

  如今,陈师傅又尝试用不锈钢制作高胡柄,使其更为牢固。此外,他还制作了二胡、椰胡……这些乐器不仅做工精美,而且音质响亮清澈,使他在粤曲演奏中大显身手!

一年多制成四码扬琴

  来到民间篆刻艺人杨授德师傅的刻章店,远远就能听到他用扬琴演奏的那曲《梁祝》。琴声似泉水叮咚,悠扬清脆,情意缠绵。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真的很难相信这样一部古色古香,音色优美的四码扬琴是出自乐器制作“门外汉”——杨授德师傅之手。杨师傅今年70多岁,为制作这部扬琴,他整整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凝聚着这位篆刻艺人对粤曲演奏的深深热爱与执着。

  杨师傅告诉记者,早在上小学五年级时,他就与扬琴结下了不解之缘。那是在该校与邻校南华小学组织的联谊交流会上,他第一次欣赏了由邻校一位老师用两码扬琴演奏的一首乐曲,琴声时而铿锵清脆,时而似淙淙流水夹着莺语鹂鸣,甚是动人心弦。从那时起,他就对这种可以传情达意的乐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回到学校后,杨授德积极参与了学校组织排演的古装戏《三打节妇碑》,当时学校还特地邀请电白一位戏曲老师进行辅导。令杨授德雀跃的是,那位戏曲老师带来一部扬琴对学生加以施教,使杨授德从中学到不少的扬琴演奏技艺。

  那时,杨授德做梦都想拥有一部扬琴。然而,这种昂贵的乐器,对他当时那个十分贫困的家庭来说是难以负荷。直到60年代,杨授德的一位朋友从袂花供销社廉价买到一部积压多年的两码扬琴,杨授德便和几个粤曲“发烧友”依葫芦画瓢制作起扬琴来。他首先请木工朋友做了扬琴共鸣箱,然后自己找来木板制作发音板和琴码,到文具店买来细钢弦和铜缠弦。而调弦轴由于在当地买不到,他便买来铁钉自制……五个月后,一部简易的两码扬琴终于制作完成。虽然那部扬琴音量较小,音色欠缺,但杨师傅却兴奋不已,那毕竟是自己亲手制作出来的啊!

  2005年,杨师傅又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研制出四码扬琴,并为扬琴制作了琴架,还凭借自己的雕刻技艺在琴架上雕刻了花纹图案。轻敲琴弦,“叮咚”声如潺潺流水般轻泻而出,悠扬动听。杨师傅向记者介绍:“制作扬琴不但要求制作者有一定的扬琴演奏技巧,还要了解各个部件的工艺流程、发音原理和规律。如弦与弦之间必须密而不贴,琴码与隔音板的错位必须恰到好处,一旦有误,便会前功尽弃。”有了自制的扬琴,杨师傅工作之余常会在他那简陋的刻章店敲打着:《花好月圆》、《昭君出塞》、《前程似锦》……那首首柔婉俊逸的粤曲,久久在刻章店四周回荡。


徒手整型培训 http://mading.51so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