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箭侠第16-18集剧情详细介绍

http://za29.cn/2020-05-22 19:56:58

女箭侠第16集剧情介绍

  荣意荣树把徐一航徐二航送到了义勇军基地,和张贺会和了,不料徐一航却委托张贺照顾徐二航,她要返回承德和吕良彪决战。原来徐一航出城的目的就是要送走徐二航。同时,她知道,如果她不回去。荣石会有大麻烦。

  徐一航和荣家姐弟走后,徐二航放心不下姐姐,也要回承德。张贺给徐二航准备了一匹马和一套日本兵的衣服。徐二航走后,张贺和投奔过来的贺岭守军们决定也一起进承德去接应徐家姐妹,于是大家一起换上了日本兵服装,策马飞奔承德而去。

  索杰得知徐一航又回来了,立刻部署营救计划。索杰的思维十分敏捷,计划周到,这令荣意姐弟对他刮目相看。同时也对他的身份产生怀疑。

  竹木、荣石本来都以为徐一航不会来的,不料中午十二点一到,徐一航准时出现在了咖啡厅外。竹木打消了对荣石的怀疑,把枪还给了他。

  徐一航和吕良彪之间的巅峰对决展开了。在这场战斗本来难分上下,双方各有负伤。一直在暗中窥视的钢珠看到了徐一航有个闪失,忙朝吕良彪射了一箭,这一箭非但没有射中吕良彪,反而暴露了自己,吕良彪举枪朝钢珠射击,徐一航为救钢珠,露出了破绽,被吕良彪打伤。徐一航落败。

  在最后关头,吕良彪仍旧没能下得去手杀徐一航。他身上被徐一航射中了几箭,回咖啡馆内拔箭头的时候,几名日军痛打徐一航。徐一航被打得很惨,屡次被打晕又再次醒来。

  楼顶上的荣石忍着巨大的悲痛,陪着竹木等人观看着徐一航被打的场面,他实在忍受不了,独自一个人来到了洗手间,子弹上膛,决定杀了竹木,但是为了那批军备,为了抗日大计,临到拔枪的时候他又忍住了。

  穿着日军服装的徐二航到了,他的箭瞄着那些痛打姐姐的日伪军,她悲痛万分,但他的箭仍旧没射出去。童年那件事的阴影使他仍旧狠不下心来杀人。躲在暗处的荣意荣树索杰、封三封义、荣石等人都是十分心痛。眼睁睁地看着徐一航被打,可是都不能上前。因为一点细微的动作可能都会导致日伪军射杀徐一航。

  眼看徐一航要被活活打死。吕良彪喝止了那些痛殴徐一航的人,他知道把徐一航押回去,他们会怎么对待徐一航,决定还是给徐一航来个痛快。他的枪口再次对准了徐一航的头,就在即将扣动扳机之时,徐二航的箭终于射了出去,正射进了吕良彪的枪管里。接着数箭连发。但是她仍旧没有杀人,只是射中了吕良彪等日伪军的双肩,使他们抬不起手来举枪。吕良彪见等人的胳膊抬不起来,无法带走徐一航,只好仓皇而逃。

女箭侠第17集剧情介绍

  井口立刻给埋伏在附近的中队发信号,于是一个中队几百人赶往咖啡馆来围剿徐家姐妹。这时,封三、封义忽然意外地“捡”到了两支机关枪(索杰的手下故意丢给他们的)封三封义利用地形和两支机关枪迎头痛击日本兵。

  眼看封三和封义就要挡不住的时候,张贺率领义勇军杀进了承德,和封三父子夹击日军。竹木等人听到枪声大作,立刻下了楼,驱车前往战斗现场。

  化装成黄包车夫的荣意、荣树拉着黄包车而来,把徐一航抬上了车。但是他们被杜义恩派出的数名便衣认了出来。索杰判断出了那些便衣的来路,指挥众手下展开了灭口行动。于是那些手下一一被索杰手下的兄弟割了喉,并且在身上留下一张纸条“抗日义勇军锄奸队”。只有一个叫袁世良的便衣逃了出去。索杰立刻指派两名手下去追杀袁世良。

  索杰、荣意荣树、徐二航等人拉着徐一航没逃出多远,被一个中队的日军追上,眼看无处可逃之时,忽然一阵鸣镝声大作。原来是徐锦川进城了。徐锦川从满洲里抢了一辆摩托车暴走三千里,终于在一个最紧要的关头赶到,他一个人阻住了一个中队的日军。索杰、荣树等人趁机带着徐一航逃走,进了荣家医院,开始抢救徐一航。

  荣意和徐锦川并肩作战。英勇帅气的徐锦川使荣意对他一见倾心。徐锦川和荣意射杀了所有日伪军,和张贺等人会合。张贺预料到日本人一定会展开大搜查,于是提议搞乱承德。

  徐锦川问明了日军的军火库位置之后,立刻和荣意前去炸日军军火库。张贺得知后大惊,立刻率众前去阻止,因为他和荣石的计划就是要截下那批军火。但是,当张贺率众赶到时已经晚了,徐锦川和荣意已经炸了军火库。张贺十分沮丧,率众义勇军杀出了承德。

  徐锦川的腿上中了一枪。荣意跟着他一起来到了羊记面馆。徐锦川托荣意去帮他打听徐一航的情况。

  徐一航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荣石赶来,痛苦异常。

  一名手下来报,袁世良没有追上,已经逃往日军司令部。索杰知道他是杜义恩的手下,肯定是去找杜义恩。而荣石知道,杜义恩此时在伪军营部,于是他驱车前往伪军营部。

  袁世良刚到伪军营部,荣石的车开了过来,把他撞飞了。不料,却没有撞死。荣石企图下车掐死袁世良的时候,数名伪军围了上来,荣石假装是抢救袁世良。众伪军将袁世良送进了日军战地医院。荣石跟着进去,可却一直没有机会下手杀袁世良,只好离开做下一步计划。

女箭侠第18集剧情介绍

  军火库被炸,竹木十分懊丧。他知道徐一航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徐二航依旧不敢杀人,立刻命令全城搜捕。

  荣石匆匆回到了医院,他知道竹木下一步肯定会全城搜捕,于是立刻将刚刚脱险的徐一航转移到了咖啡馆地下室。封三封义也被带到了地下室躲避,见到了徐一航徐二航。

  索杰和封三父子商议,能不能把营救徐一航的事情转嫁到他们身上。封三父子欣然同意。

  荣树得知徐锦川藏在羊记面馆,也跟着荣意来了,他想见一见自己的偶像。这时日伪军开始大搜查了。搜到羊记面馆,被假装在此吃面的荣树打了出去。荣树让荣意留下来看护徐锦川,以免日伪军再来骚扰。荣意求之不得。荣树也看出了她对徐锦川的爱意,取笑姐姐。

  索杰营救徐一航的整个计划的部署和实施的进程都十分的成熟老练。荣石从而判断出了索杰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他点明了索杰的身份。原来索杰一直是潜伏在他身边的共产党。荣石没有怪索杰,他知道竹木一定会再次怀疑自己。荣石再次嘱咐索杰一定要把荣意荣树徐家姐妹和众兄弟带出去参加义勇军,他知道自己这一关肯定过不去了。就算袁世良不会醒来,竹木也会怀疑到他身上。

  荣石把家里人全都赶了出去,他在客厅的桌子下面安装了炸弹,专等竹木的到来,跟他同归于尽。

  竹木得知杜义恩派出去的十个便衣被“义勇军锄奸队”杀了九个,只跑出来一个被荣石撞了,他立刻再次开始怀疑荣石。竹木命令杜义恩派人好好看守袁世良,一边率兵包围了荣公馆。而荣石早已在家恭候多时了。

  奉命看护袁世良的三名伪军是赵政文、张长武和李东胜。

  荣意和荣树质问索杰,荣石去了哪里。索杰只好实话实说。荣意和荣树坐不住了,立刻率领上百兄弟决定回家营救荣石。不料上百名兄弟刚到荣公馆门口,陷入了日伪军的团团包围中。

  荣石对竹木的提出的怀疑矢口否认,但他知道不管承不承认竹木都不会放过他,他让竹木去看桌子底下的炸弹。竹木傻眼了。

  这时,袁世良醒了,他对守护着他的赵政文、张长武和李东胜说出了是荣家人救走了徐一航,荣石为了灭口才飞车撞了他,还要掐死他的实情。赵政文立刻骑上自行车前往荣公馆去报告。

  荣石命令竹木,让他手下的百十号人全部离开,否则就引爆炸弹,大家同归于尽。而在这关键的时刻,荣树却忽然闯了进来。他不忍心带着弟弟一起和竹木纯一等人同归于尽。场面异常紧张且残忍。就在这时,赵政文飞车来报,说袁世良醒了。袁世良说救走徐一航、杀死那九名便衣的事是吕良彪勾结义勇军干的。

  这一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竹木、荣石都不信。而赵政文则称可以让他们亲口去问袁世良。竹木再次打消了对荣石的怀疑,一场危机就这样化解了。荣石也放弃了和他们同归于尽的计划。竹木临走时抓走了荣树,并且对荣石下了命令,让他三天以内提供出徐一航的线索,否则荣树就回不来了。

  张长武和李东胜在竹木赶回之前杀死了袁世良。赵政文、张长武和李东胜并不是真心投降日伪军,只要有机会,他们还是要抗日的。当袁世良说出了是荣家人救走了徐一航之后,他们决定要帮助荣石和徐一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