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地坛》读书心得

http://za29.cn/2020-05-17 20:49:26
《我与地坛》读后感一

正如爱默生说过:“一个伟大的灵魂,会强化思想和生命。”中国当代著名散文家史铁生,完美地契合了这个要求。 命运对人向来是不公平的,对一个普普通通的插队青年来说,也许平平淡淡过完一生就是他的愿望。然而21岁的史铁生却遭遇了无限的痛苦。在他风华正茂、欲展宏图大志之际,命运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因“上帝直接在那条娇嫩的脊髓上做了手脚”,他的后半生将在轮椅上度过!对于一个热爱田径与足球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一场飞来横祸! 双腿截瘫后的史铁生,脾气变得暴怒无常。“|望着望着天上北归的雁阵,我会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听着听着李谷一甜美的歌声,我会猛地把手边的东西摔向四周的墙壁”,然而他的母亲——一位平凡却伟大的妇女,一直默默守护在他的身旁,就算“她常常肝疼得整宿整宿翻来覆去地睡不了觉”,也无限容忍着儿子的坏脾气。日后史铁生回忆起这段往事,无不叹息痛恨于自己没能善待母亲,没能让母亲“分享我的一点点快乐”,他因此“甚至对世界对上帝充满了仇恨和厌恶”。这份母亲对儿子的担忧与深情、儿子对母亲的回忆与追思,让人为之动容。 而整本书中最让人动情的,还属史铁生对待生命,坚忍不拔的态度。史铁生一生生过的病大大小小、不计其数,故他自称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这份调侃自我的娱乐精神,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史铁生他投身于写作,用残缺的身体,写出了最为健全而丰满的思想。他曾写道:“此病未去彼病又来,成群结队好像都相中我这身体是一处乐园。生病也是生活体验之一种,甚或算得一项别开生面的游历。”久在病中,能豁达地写下这些文字,且字里行间还透露出作者的轻松与乐观,这不能不叫人敬佩。 活在世上,失意与痛苦总是相伴相随,没有人能完完全全地摆脱它们,所以对待它们的态度,就决定了你的一生是否完满与幸福。人生是如此复杂,但它也是如此纯真、质朴,以至于我们要用一生的时间去思考。史铁生在近二十年的思考中,逐渐成熟,认识也更加清晰,他从失落、烦躁转变为稳重、温和,终成一代大家。  如此大千世界,还需一片如地坛般的净地,让人细细地品味人生。

《我与地坛》读后感二

方耀苑 对《我与地坛》的最初印象,就是来源于课文里的节选篇目《秋天的怀念》,可那篇的“主角”并非作者自己,而是作者的母亲,在作者的回忆中,母亲在作者刚瘫痪时,并没有一味的爱,而是理解他,宽恕他。尽管在作者发脾气,摔坏东西时,母亲还是没有责怪,而是让他“好好儿活”。作者在双腿刚瘫痪时,每天都要去地坛,母亲虽然担心他做傻事,胡思乱想,但丝毫没有过问,只是在心中默默地祈祷。可是这份爱,作者却在母亲逝世以后才懂。 人都说母爱如水,温柔细腻,读了此篇,便更感觉母爱也是可以如山的,作者母亲的爱无声而深沉,仿佛一条无尽而坚定的延伸向远方的路,为什么说像路呢?在令人绝望的命运面前,一个人又该如何看清眼前的路?事实上是,他的迷茫和绝望,早已掩盖了眼前的路,但是母亲的坚强,为他拨开了眼前的迷雾,给他指示一条通向远方的路,这条路指向哪儿?我唯一能确定的,便是这是一条生路,至于怎样生,这是只有走下去才能找到的答案,我猜当时的史铁生也并不知道到底该往哪儿走,会遇到什么,只有走下去,所有的困难与苦难,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我想,《我与地坛》讲述的,便是这么一个生的故事。与其说是讲述,不如说是自言自语,自问自答,自我斗争,自我追寻。生与死只一念之差,所以作者史铁生时常还会想到死,在生与死之间作精神的斗争,当然是生赢得了胜利,不然也不会有这样一个令人敬佩的史铁生。 所以《我与地坛》此书很适合失意的时候阅读,因为它首先是由一个失意的人所写,我也从中“偷”到了一点面对命运时坚强的方法,比如说“好运设计”,以作者的阐述“背了运的时候只是想走运有多么好,要是能走运有多好。到底会有多好呢?想想吧,干嘛不想一想呢?我就常常这样去想,我常常浪费很多时间去做这样的蠢事”,然而我却不认为这是一件“蠢事”,对我这样的一个“蠢人”来说,这是一个足够有趣的人在与命运斗争时所玩的一点小小游戏,一个小小的骗局,至少它对调整你挫败沮丧的心情起了一定的效用,为什么我们的喜悦,我们的哀愁,全都要依靠他人,依靠外物,依靠命运赐予的事件来赋予呢?我们为什么就不能自己设计自己的情绪,自己给自己加点料?当命运使你失望,甚至绝望时,重要的都已不再重要了,这时又何必要执着于命运的那些真假,何必不放下那些所谓的“自尊”,做一回“蠢人”,自我安慰,自我排解,设计好运?想想生活中的坐禅吧,也许有些差别,但本质上相差无几,冥想,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无扰之地,世外桃源,达到内心的宁静与满足。 《我与地坛》其中的地坛,也许另有所指,即人心中的那片净土,那片休憩之地。这地坛,曾在作者失意之时“为一个失魂落魄的人把一切都准备好了”,作者说“我常觉得这中间有着宿命的味道:仿佛这古园就是为了等我,而历尽沧桑在那儿等待了四百多年”,你也许可以说这是一个失意的人的胡言乱语,或者这不过是为了与环境融入而说的冠冕堂皇的话语,可如果用心去体会,这真真是人与心灵最亲密的耳语,最真诚的赞美。我常以为人是很顽强的,史铁生式的顽强,人总是可以找到自己的心灵,或是为了快乐幸福,或是为了一己私欲,但是不管为什么吧,人总是在自我对话着,甚至有时在这心灵之中为自己的私欲自我辩护着,维护最原始的私欲,那就是生,此时,地坛不再是一个具体的地点,它只是一个象征,象征着那些艰苦的岁月里支持着我们走下去的那些自我拷问,那些痛苦与混乱之后的宁静和生的希望。作者认为,那七十五年他所做仅一事,那便是扶轮问路,地坛不过是心魂之旅中的一处景观,一次际遇,我已不在地坛,地坛在我。 至此,有关命运与苦难,我们到底该如何呢?一样的无限之问,唯有学习作者,走下去,不断地自我拷问,自我思考,牢记地坛,走下去。